打造現代版“富春山居圖” 鄉村旅游敲開四川百姓致富門

文章摘要: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迎來70周年華誕。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全國人民銳意進取、自強不息,一路砥礪前行,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建設成就

  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迎來70周年華誕。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全國人民銳意進取、自強不息,一路砥礪前行,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建設成就,中國社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中國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歲月都留下了動人的歷史印記,每座城都有著屬于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民網策劃推出“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系列報道,記者通過視頻、圖片、文字記錄下各地70年間的發展變化,以小見大,展現國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圖景,在生動的歷史變遷中感受新中國奮進的磅礴力量。

  “太陽出來啰喂,喜洋洋啰啷啰;挑起扁擔,啷啷扯,咣扯,上山崗吆啰啰……”一首享譽世界的民歌,唱出了巴蜀百姓的勤勞和喜悅。

  33年前,“敢為天下先”的川人,在成都郫縣友愛鎮農科村開起了中國第一家農家樂。四川,因此成為我國鄉村旅游的發源地。

  2018年9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行第八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提出,“要科學把握鄉村的差異性,因村制宜,精準施策,打造各具特色的現代版‘富春山居圖’。”

  擁有“天府之國”美譽的四川,作為農業大省,有著獨特而富集的農業資源,作為旅游大省,又有著鮮明而突出的風景特色。70年來,四川將兩者相結合,走出了揚長避短、因地制宜的致富新路線,成為了最具代表性的鄉村旅游強省,幫助百姓多渠道增收致富。據統計,2018年,四川農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相比1954年上漲了2500多倍。

  世外桃源色龍村 藏區旅游新典范

  從康定城區沿國道318線東行,到達姑咱鎮后駛向省道211線,約1小時后便來到孔玉鄉。隨后,沿蜿蜒的盤山公路一路前行,越過“二十八道拐”后,到達色龍。

  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眼前的色龍村,仿佛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

  色龍,藏語意為“藏匿深山的村莊”。

  “過去村里很閉塞,進山的路只有一條。到處坑坑洼洼,一般的車根本開不進來。”色龍村村民陳建青告訴記者,到了雨季,進山的路常常被山洪沖毀,外面的人進不來,里面的人也出不去。“村里的一些老人,一輩子也沒出去過幾次。”

  “路沒通的時候,趕場去鄉上,下山的小路至少得走三個小時,運輸全靠人背馬馱。”講起過去村里的窮苦,71歲的駱敏秀感慨地說,那時只能算勉強糊口。“50年代,我們家里20個人掙工分,一年全家才有200塊錢。后來實行包干到戶,日子慢慢好點了。”

  2014年,當地終于修通了通往外界的色龍隧道。此前,色龍村村民的收入主要靠把花椒、核桃背到山下販賣和挖蟲草所得。

  “交通條件改善以后,村里通過政策扶持修建起了羊肚菌種植基地,3年人均純收入增加了2000余元,生活漸漸有了起色。”村民陳建青說,讓他沒想到的是,村里原生態的自然環境竟吸引了不少外來游客。

  地處大渡河東岸的色龍村,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首批重點打造的鄉村振興示范村之一。去年8月以來,色龍村按照“山植樹、路種花、河變湖”的規劃,采用喬、灌、草相結合的立體布局,對民居進行風貌改造,計劃讓當地村民吃上生態旅游這碗飯。

  讓村民們意外的是,政府投資400萬元,最先建設的是生活污水處理系統。

  “生活污水處理系統的建設改變了色龍,每家每戶的吊腳樓廁所被改造成景觀,廁所功能被新建的衛生廁所取代。廚房垃圾統一由村里專人收集,污水經地下管網進入生活污水處理站;生豬等牲畜糞便集中在化糞池作有機肥處理,糞水同樣進入污水處理站。”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孔玉鄉黨委書記賀冬看來,發展鄉村旅游,既要改善當地的居住條件,也要保護好綠水青山。只有環境好了,色龍的發展才能長久。

  除了“廁所革命”,游客更加感到驚嘆的是,在色龍村看不見一根電線桿。

  “色龍隧道中有135臺全息投影設備,村里安裝超過34000米的LED燈帶和多達3200盞洗墻燈。同時,全村‘五線下地’。放眼全國,這種‘配置’在村寨中比較少見。”色龍村鄉村振興項目規劃設計師陳建青表示,他們要在力求保留色龍村原貌的前提下,打造田園農業,實現傳統文化與旅游結合,規劃建設云海酒店、溫泉酒店、體驗酒店,將多戶民房改造為高端民宿。同時,實現網絡全覆蓋,為建成智慧鄉村打下基礎。

  如今,山清水秀、民風淳樸的色龍村,成為城里人向往的“世外桃源”。“今年五一期間試營業,接待游客1200余人次,留宿旅客110余人次,收入38029元,其中餐飲27829元,民居接待10200元,收入了鄉村旅游的第一桶金。”村支部書記陳永強坦言,目前色龍村已完成鄉村振興一期規劃建設工程量的70%,“我們嘗到了‘旅游飯’的甜頭,今后將以生態觀光、康養度假、民俗風情體驗為主,開發有特色的鄉村游、生態游、農事體驗游等產品,延伸出農業產業鏈、價值鏈,拓寬農牧民增收渠道。”

  涼山“華西村”:農旅融合,把游客留下來

  站在108國道上,眺望遠處的村莊,果木成林,別墅林立,山環水繞。

  這個坐落在安寧河谷西岸的小山村——冕寧縣建設村,因2013年給村民現金分紅1300多萬元得以遠近聞名,被譽為涼山彝族自治州的“華西村”。誰能想到,這里20年前還是一個“前面荒灘,后面荒山”的村落,全村房屋五分之一是茅草房。

  “以前全靠天吃飯,種的糧填不飽肚子。過年常常借米吃,煤油燈都舍不得點。”70歲的錢德蓮曾經是建設村的婦聯主任,她說,七八十年代步行去鎮上開會總聽不到會議的開頭和結尾,因為全是泥土路,非常難走,“早上6點出門,到鎮上會已經開始了,會還沒開完就得往回趕,到家天都黑了。”

  “曾經有多窮?內衣內褲都打補丁。現在,我們村的水果通過網上賣去全國,老百姓每年分紅幾萬到幾十萬不等,早就是人人羨慕的富裕村了。”講起建設村的變化,錢德蓮笑呵呵地說,“做夢都不敢夢的事,成真了。”

  錢德蓮口中的夢想成真,得益于2010年的一場改革。那年3月,建設村村支書金洪元組織村兩委討論研究如何改變建設村的面貌,廣泛征求村民意見,為建設村的發展尋一條出路。

  新農村建設于2010年3月10日正式啟動,在不做青苗補償的前提下,對一、三組山田進行田型調整、小改大,經過起熟土、墊砂土、回熟土、加綠肥等一系列過程,不均勻、不規則的零散貧瘠田塊變成了大塊的肥沃高產地,并配套了道路、溝渠、涵橋和電力,為日后產業發展的提檔升級奠定了基礎。同時,村兩委抓住新農村建設試點村的發展良機,做出了一項改變建設村命運的決定:成立農旺合作社,在村內進行土地流轉。入社農戶簽訂入社合同,把承包地交給合作社進行流轉、整理,發展現代農業和設施農業。

  2011年在專業合作社的帶動下,以流轉的1800畝土地發展特色效益農業,發展規模養殖、大棚蔬菜,種植良種水果;修建3座水電站,總裝機2.9萬千瓦,農民入股年分紅達700萬元,到了2014年,社員分紅達到1600余萬元。7年時間,建設村完成了全村土地流轉和村民入社。

  “農旺專業合作社在建設村十分重要。合作社下設種植、養殖、投資開發等公司,形成了生產、加工、銷售為一體的產業服務體系,現已建成蔬菜大棚420畝、水果基地1400畝,以及存欄2000頭生豬的集約化養殖場。”建設村村主任朱小虎告訴記者,下一步,通過發展鄉村旅游,將把建設村打造成為攀西地區“宜居、旅游、康養”的圣地,“依托櫻桃、藍莓、草莓等,帶動鄉村旅游及農產品銷售。依托陽光、高山景觀的魅力,截流雅西高速沿線旅游人群,使建設村成為攀西旅游第一站。”

  據了解,近年來,建設村積極探索改革創新農業經營體系,采取“現代農業+村辦企業+鄉村生態旅游業”發展模式,到2018年農民人均純收入已突破24000元。

  建設村的會議室里掛著兩張圖,一張是建設村的舊貌,另一張是規劃中的建設村。“建設村人正在進行老一輩從來沒有的事業。”朱小虎自信地說。

  聯合國點贊的明月村:新老村民的創業樂土

  7月16日,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和聯合國人居署發布第二期國際可持續發展試點社區,成都市蒲江縣明月村入選其中。

  獲得國際認可的明月村,到底有多大魅力?

  明月村既不修仿古樓,也不修仿古街,卻吸引了來自北京、上海、臺灣、成都等地的陶藝家、藝術家、作家來此駐扎。短短兩三年,就發展成傳說中的浪漫田園、文藝圣地,年接待游客量達18萬人次。

  誰曾想,幾十年前,這里還是個只能勉強保證溫飽的小村莊,農民主要種植水稻、玉米,一畝地年收入僅四五百元。

  2005年,因為撤鄉并鎮工作,三個村莊合并為現在的明月村。盡管如此,明月村仍然擺脫不掉成都市市級貧困村的“帽子”。“直到村里從外地引入經濟作物雷竹和茶葉,村民才逐步脫貧。”年過七旬的羅國輝說,現在村里人均收入達到2萬多元,得感謝那口被人們遺忘的窯。

  2014年,明月村借由一口“活著的邛窯”——明月窯,從天府之國的不知名村落蛻變為“明月國際陶藝村”,獲得了文化、藝術界人士的點贊,引來工作室、項目組陸續落戶。第一批進駐的新村民里,就有國家工美行業藝術大師、著名陶藝家李清,水立方總設計師趙曉鈞,服裝設計師、作家、著名主持人寧遠,美國注冊建筑設計師施國平等“大腕兒”。

  “新村民的到來,影響了原住民的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家住明月村5組的江維是一名返鄉創業大學生,2012年返鄉后,父母的不理解、村民的嘲笑曾讓他一度迷失。“我搞生態農業,不打農藥、不施化肥,在父母和村民眼里就是個瘋子。”江維說,感謝幾位新村民出資幫助他,“現在農場渡過了難關,農產品賣去了北京、上海等地,村民開始向我討教生態種植的經驗。”

  在江維和很多原住民看來,明月村的改變,是新老村民共建共享的成果。新村民帶來了資金、理念、資源和新的生活方式,帶動了明月村產業、文化的快速發展。他們對原住民進行產業、技術、文化方面的培訓,從而吸引大學生、村民返鄉創業。在新村民的帶動下,原住民創業項目不斷增加,生活越來越好。2018年,明月村文創及鄉村旅游總收入超過1億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21876元。

  明月村要求入駐的新村民的工作室常態化免費開放,公益培訓定期開展。原住村民則以文創院落房東、文創項目員工、旅游合作社成員、旅游從業者等身份,參與到明月村鄉村旅游的發展中。“明月村和諧,是因為新老村民各自在這里找到了自己的快樂生活。”明月鄉村旅游專業合作社經理雙麗如是說。

  “經歷了30多年的發展,鄉村旅游,已成長為四川享譽全國的一張亮麗名片。”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四川省鄉村振興智庫首席專家、中央農辦鄉村振興專家委員會委員郭曉鳴認為,鄉村旅游作為農民增收的有效渠道、農業發展的強力助推、農村建設的推進手段,已經成為四川全省如期實現脫貧目標、推進農業供給側改革、深化統籌城鄉改革的重要抓手,“‘鄉村’承載著人們的鄉愁,寄托著人們渴望遠離市井、置身田園的向往。”

雙語閱讀排行榜

特色視頻教學

更多>>

藏漢雙語網版權所有 [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05053385號-4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